汽车  |   美食  |   家居  |   旅游  |   报刊  |   人文  |   创意  |   体育  |   财经  |   生活  |   时尚  |   登录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首页  |  

当软木遇上科学家

时间:2014-07-03 09:12 来源:转载网络

软木是葡萄牙的支柱产业,若要说自己支持螺旋塞,得先确定对方不是个葡萄牙人,否则,这就好比当着我们天朝子民说喜欢日本瓷器、立顿茶叶一样伤感情。比较哪种材料封瓶更好,能辩上个六天七夜,螺旋塞的好处被列出过数十个,不过,葡萄牙人只认准一条死磕:螺旋盖不环保。

早在13世纪初,葡萄牙人就颁布了法规保护栓皮栎,这可比任何葡萄酒的原产地命名制度都要早。栓皮栎能穿越数次冰河时期存活下来,足见其生命力之强。大航海时代,葡萄牙人的坚船利炮周游世界,这坚船,就是用栓皮栎树造的,这种木料极其结实,尤其用来制作桅杆、甲板这种需要抗压的部件。

葡萄酒和软木塞,真正是天生的一对好搭档,酒评家们常常执迷于口舌之味的孰优孰劣,却并不太关心环保主义者的感受,实际上,消费者每喝一瓶葡萄酒,都与生态息息相关。软木产量的一大半都用在了葡萄酒上,假使被螺旋塞取代,软木行业会遭受打击,随之而来的便是整个生态系统的剧烈变化。所以,软木塞还是螺旋塞,问题不那么简单,站队之前再想想看。

葡萄酒,不仅仅是一种餐桌上的饮品,也是文化的载体。小小的软木塞,也蕴含了无数不为人知的历史。

有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叫做罗伯特•胡克。他对人类的贡献极大,只拣三件来说的话,一是胡克定律,也就是弹性定律;二是他发现了细胞;第三,是他发明了弹簧。这三件事,无一例外都和软木有关。细胞(cell)这个概念开始被世人了解,源于胡克对软木切片的研究,显微镜下的软木看起来由很多类似蜂房的小室构成,胡克因此将其命名为“细胞”。

胡克是波义尔的助手,也给了牛顿很多科学上的启发,这哥儿三都是皇家学会会员,每个人都有自己名字命名的伟大定律,罗伯特•胡克,是三人中承前启后的角色。胡克不但从软木命名了“细胞”的概念,也是从软木的结构获得灵感,提出了弹性定律。再后来,他制造了第一个具有弹簧的手表,奠定了现代钟表设计的基础。

再说列文虎克,他是个荷兰人,他与罗伯特•胡克并不是亲戚。列文虎克乃一介平民,但他喜欢磨镜片,他磨出的镜片,放大能力远远超过了当时世界上所有的显微镜。罗伯特•胡克出版了《显微术》,列文虎克受了这本书的熏陶,开始在他自己发明的显微镜下观察物体,胡克当时看到的是软木的死细胞,而列文虎克看到的则是活的细胞!由此,列文虎克把人类带进了微生物学的世界。

到了18世纪,根据胡克提出的钟表原理,大牛人约翰•哈里森又发明了航海钟,他不但为历经几百年的经度之战划上了句号,也终于使航海家和海盗们能轻松地准确定位,格林尼治天文台扬名世界,英国这个岛国,也成就了一番海上霸业。哈里森的航海钟,几乎完全是用木头做成的,用坚固的橡木做齿轮,虽然过去了几百年,哈里森制作的航海钟直到今天还在运行。

世纪,伟大的路易•巴斯德出场了。1855年世博会,法国的葡萄酒享誉世界,但葡萄酒容易变酸的问题困惑着那个时代的酿酒师,拿破仑三世找巴斯德帮忙解决。巴斯德坚信导致食物腐败的微生物并不在食物本身当中,而是存在于空气中,如何证明呢?他用暴露于空气中的肉汤和密封的肉汤来对照,用来隔绝空气的密封材料,用的也是软木塞,橡胶在那个时代的使用,远不及软木的普及。巴斯德发现了微生物发酵导致酸败的本质,巴氏灭菌法解决了葡萄酒变质的问题。玻璃瓶、软木塞、巴氏灭菌法,使得葡萄酒储存几十年而不变质成为可能。

软木其实无处不在,再比如深受吃货们喜爱的伊比利亚黑毛猪火腿,这种火腿取自吃野生橡果长大的猪腿。橡果是啥?就是这栓皮栎树的果实。